<em id="hh9nn"></em>
    <address id="hh9nn"><address id="hh9nn"><nobr id="hh9nn"></nobr></address></address>
      <span id="hh9nn"></span><span id="hh9nn"></span><em id="hh9nn"></em>
      <noframes id="hh9nn"><form id="hh9nn"></form>

      <noframes id="hh9nn">

      文苑擷英

      李永剛 散文——《年味》

      作者: 李永剛     時間: 2021-02-11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1

      年味,不是一種味道。

      年味,就是一種味道。

      年味,是來自于“年”的一種味道。

      年的味道,就在于“過年”。一個“過” 字,包含了滄桑人世的千種滋味;一個“年” 字,包含了風雨歲月的萬般感受。

      “年”因為要“過” 而生出了千種滋味,萬般感受。

      小時候,有一年臘月,天寒地凍,年一天天逼近,年的味道也一天天變濃。母親于忙碌和愁苦中,不無頗煩地說:“不知誰讓過年哩!有錢人過年哩,沒錢人過難哩。這年咋過啊!”

      母親的話種在了我小小的心里,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年”所具有的不同尋常的味道。

       

      2

      年的味道,實在是一種難以用語言敘說具體和清楚的深長醇厚而百味皆有的味道,能看到,能嘗到,也能早早地感受到。

      進入臘月,年味便在不知不覺中彌漫在大江南北的村落里,散發在大大小小的集市上,洋溢在分分秒秒的空氣里。雖然看不到“年”的影子,卻能夠感受到“年”的味道。

      那一張張富貴有“魚”的年畫,那一張張生動形象的“門神”,那些傳承了百年千年的版畫,便是那古老而深長的“年” 的味道。

      那一幅幅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紅紅火火的對聯,那一個個姿態萬千的“福”,便是那濃烈而熱鬧的“年”的味道。

      那些千姿百態的紅紅的燈籠,那些裝滿喜慶,時刻準備聽從安排,制造歡樂的鞭炮,便是那亮亮的響響的“年” 的味道。

      那些統統被稱作年貨的東西,百種味道,千般形態,萬般模樣,置辦年貨的黎民百姓,在集市上摩肩接踵,各買所需,心滿意足地把年貨買回家,家家戶戶便有了“年”的味道。

       

      3

      小時候,對于懵懂幼稚的我們,年的味道好多好多,好長好長。

      那味道,就是早早把煙熏火燎了又一年,塵灰蒙落了又一歲的百年老房子,齊齊清掃一遍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把老式的木制方格窗戶上貼得有些陳舊的白紙撕去,把方格棱木上已經被歲月凝結得有些硬的陳舊的漿糊,用已經蒼老得有些年邁的鐮刀細細地過下來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把五分錢一大張的白生生的粉連紙細心地裁成窗戶那么大,把窗戶方格的木棱抹上漿糊,把紙小心翼翼貼上去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母親把剪好的窗花——豬呀、狗呀、貓呀、兔子呀以及芍藥花、石榴花、蘭花等等貼到窗格的味道……

      那味道, 就是除夕下午,和父親一起到祖墳給逝去的先人燒紙,把一年又一年累積的哀思,又一次寄托在一堆燃燒過的灰燼之中的味道……

      那味道, 就是打掃庭院,張貼對聯,燃放一掛鞭炮,歡歡喜喜準備迎接大年初一到來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在饑餓年代里,作為孩子的我們盼著過年,年三十等著要吃尚在鍋里煮著,已經彌散著香味的肉,那種分分秒秒浸透著渴望和等待的幸福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父母三十晚上給的新新的添歲錢,盡管只是幾角,卻已融進了生命又一個年輪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穿母親在油燈下,用細細的燈光納成的新鞋新衣新褲,一衣一件,一針一線,穿引著季節的冷暖,母親用“心”縫制出年的味道……

      那味道,就是大年初一,天尚未亮,早早地起來,放鞭炮,給“天地君親師”獻年飯獻花饃的味道……就是在祖宗的牌位前虔誠地見主,跪拜、磕頭、作揖,而后便是走家串戶給本族長輩一個一個磕頭拜年的味道……

      年味,只屬于小的時候。

      年味,只屬于故鄉。

      年味,只屬于對年的那份神圣的期盼和儀式般的莊嚴的迎接。

      年味,只屬于過年的那個“過”。

       

      4

      年味,是關于“年”的一組交響樂,一場舞臺劇。演奏者和演員就是你,就是我,就是他和她;就是年邁蒼蒼,被一個接著一個的“年”辛勞成滿頭白發,道道皺紋的我們的父母;就是為“年”而快樂而歡躍而長大而奔波而忙碌而漸漸褪去青澀的我們;就是陶醉在“年”中的青春年少或者尚在襁褓中的我們的兒孫。

      年味啊,是一年到頭,人間獨有的群體盛典,她是一種勝過喜悅的喜悅,超越隆重的隆重,漫過氛圍的氛圍;是通天、通地,通心、通情的空前盛況……

      我們都在年味中感知人世,理解生活,感受冷暖。

      我們都在年味中長大,在年味中成熟,在年味中老去……

       

      5

      年味,是無論貧窮和富有,都可以盡情感受的一種濃濃的味道——等候與期待,迎接與盼望,忙碌與喜悅,停靠與重整,暢想與希望。

      年,是迎接春天的盛典。

      一進入臘月,年便徐徐而來,那種日漸濃烈的氛圍在繚繞著喜慶,洋溢著歡樂,氤氳著美好,涌動著希望。

      年的味道,是生活的味道,是家的味道,是歲月的味道,是風雨的味道,是永無止境的味道。

      年的味道,有我的味道,也有你的味道;有今天的味道,也有明天的味道。

       

      寫于2021年2月10日農歷臘月二十九

      (陜煤機關  李永剛

       

      上一篇:李永剛 詩歌——《迎接春天》 下一篇:鄭紅 散文——《記憶中的年味》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无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