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hh9nn"></em>
    <address id="hh9nn"><address id="hh9nn"><nobr id="hh9nn"></nobr></address></address>
      <span id="hh9nn"></span><span id="hh9nn"></span><em id="hh9nn"></em>
      <noframes id="hh9nn"><form id="hh9nn"></form>

      <noframes id="hh9nn">

      文苑擷英

      鄭紅 散文——《記憶中的年味》

      作者: 鄭紅     時間: 2021-02-10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記憶中的年味


      農歷的年末,西安的燈就亮了,“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玲瓏華美絢麗多姿,玻璃櫥窗上也貼上了各式花樣的剪紙,我內心深藏的年味兒也蕩漾開來,飄向那熱氣騰騰的村寨。

      小的時候,最盼望著回老家過年,老家的年味總是濃的,每一天似乎都是色彩斑斕的,散發著溫馨綿厚的香味兒。頭上圍著帕帕的奶奶坐在炕上教我們唱著童謠:“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蒸饅頭;二十七,殺只雞;二十八,貼畫畫;二十九,去買酒;年三十,包餃子;大初一,撅著屁股亂作揖。”小孩子們七嘴八舌手舞足蹈地歡唱了起來,奶奶就會瞇著眼睛慈祥地望著我們,臉上的皺紋也綻開了花朵。

      逢十逢五,是趕集的日子。年集上人山人海,熱鬧沸騰。牲畜的叫聲、車輪聲、吆喝聲、熟人的招呼聲、笑聲,此起彼伏;街邊臨時搭起的棚屋,一個挨一個,大勺小勺叮當響,炸油糕、炒豬腸、打燒餅……各色小吃香味撲鼻。奶奶總會牽著她的小孫孫的手,給我買最愛的糖糕和年畫,給弟弟買他喜歡的鞭炮和花燈,我倆滿載而歸,歡欣雀躍,奶奶臉上滿是自豪與得意。空氣里是熱氣騰騰的年味。

      轉眼到了除夕,守歲是記憶最深刻的年俗之一。在一年最后剩余的短暫時光里,眼巴巴地守著它,表示對上天恩賜的歲月時光深切的留戀。奶奶總會忙碌著不假人手地為她親愛的久別的孫兒們準備年飯,灶臺前升騰起熱氣騰騰的煙霧,她將日日的思念和牽掛融入道道美食之中,然后合不攏嘴地看我們揮舞著筷子大快朵頤,看我們吃到餃子中硬幣時的興奮吶喊,念叨著“多吃點……多吃點……”。守歲的前半夜我們斗志昂揚,祭祖拜天地,吃年夜飯。吃過年夜飯奶奶早已疲乏不堪,早早入睡,并不陪我們守歲,而我們是一定要等到午夜時那一場萬炮轟天的普天同慶的煙花炮竹的狂歡。待到燃放鞭炮的高潮過后,才算真正進入了守歲的攻堅階段。大人們通常是聊天,打牌,這時時間就像牛皮筋一樣拉得愈來愈長了;孩子們的瞌睡蟲就開始在腦袋里噴撒煙霧,年年的守歲我都不知道怎么結束的。但睜眼醒來一定是在床上,睡在暖暖的被窩里。

      每年的初一早上我們都是被奶奶笑瞇瞇地喚起,她摩挲著我們嫩嫩的小胳膊,將一個小小的裝著壓歲錢的紅紙包塞在我們枕邊。我們一骨碌爬起,穿新衣戴新帽,打扮得周周正正,給長輩敬禮拜年。拜完了家中的長輩,男孩兒們還要串百家門,給同宗的長輩拜年,出左鄰入右舍,走東家串西家,村南村北各門各戶拜個遍,迎接一年的到來,孩子們都長了一歲,日子紅紅火火。

      回味那濃濃的年味兒,那是生命與生活的儀式,那是親人久別的相聚。我似乎又看到,煙火氤氳中慈祥的奶奶,聞到了棗花饅頭的香味兒,聽到奶奶喚我乳名的聲音……

      (黃陵礦業  鄭紅)

      上一篇:李永剛 散文——《年味》 下一篇:楊妙怡 散文——《新年在舊鄉》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无心网